前南斯拉夫解体美国做了什么?当关爱如影随行小国就要当心了

一部著名的电影,还有那脍炙人口的歌曲,以及相似的处境,让两国有着天然的共情。

共情是人区别与动物的关键所在,这种基于感同身受的互相吸引,还有1999年的那件事,让今日不少国人心中,都有对于这个曾经强大国家,今日遭遇的伤怀。

他们用独立的外交政策,在东西方对抗中,找寻自己的国家机遇,用独立的外交和经济举措,换来了国家的富足、繁荣和团结。

曾经的巴尔干之虎,是一个人口2200万,面积22万平方公里的欧洲大国,可今日的塞尔维亚,则是一个人口600万,面积8万公里的内陆小国。

在苏联最为强势的上世纪70-80年代时,南斯拉夫是和美国关系最好的社会主义国家。

在这段关系最好的时代,美国给了南斯拉夫十多年之久的经济援助,欧洲国家也在美国带头下,纷纷用开放贸易的方式,助力了南斯拉夫的繁荣。

冷战时代虽然是泾渭分明的时代,但苏联和南斯拉夫的关系却谈不上好,反而早早就选择了分道扬镳。

这一切,在铁托和斯大林见面时,那貌合神离就能看出来,在斯大林临死前依旧在盘算暗杀铁托也能看得出来。

而处于东欧下方的巴尔干半岛,因为特殊的地缘战略重要性,也成了北约集团遏制苏联影响力扩张的关键环节。

在冷战时代,美国借力土耳其的投诚还有英国的战略收缩,彻底控制了地中海的海上通道。

这样的战略态势下,诉求海上突围的苏联,唯一能走的路只有借力南斯拉夫从巴尔干半岛西侧,进出地中海,释放影响力。

苏南关系的决裂,让板上钉钉的事情黄了,也让苏联扩展地中海影响力的战略支点没了。

不仅乐见其成,还想方设法充实南斯拉夫的实力,让他成为自己可靠的战略支点,抵御苏联的压力。

那个时候的南斯拉夫也很给力,在铁托带领下,国家团结,民心齐整,没有后来的民族分野,也不存在所谓的矛盾重重。

欣欣向荣的南斯拉夫,用坚守意识形态还有灵活的经济政策,成了美苏夹缝中图强的标杆国家。另一个标杆国家则是冰岛,这个国家更牛,玩转美苏,让两大强国给甜头。

从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开始,苏联深陷阿富汗战争泥潭,经济因为油价波动而波动,粮食安全问题也越发的凸显。

这两手打压,配合苏东剧变还有后续的苏联解体,以及俄罗斯的战略溃退,让南斯拉夫在美国全球战略中的重要性越来越低。

美国因为意识形态,将南斯拉夫当作眼中钉后,南斯拉夫内部问题也在美国煽动下迭起。

民族上,塞尔维亚,克罗地亚、斯诺文尼亚、马其顿、黑山,五个民族都是主体民族。

在这无数分裂诱因下,南斯拉夫能成为一个政治实体,保持稳定已然非常不简单。

旗帜上,南斯拉夫高举红色信仰,跟苏联一样,将信仰当作捏合国际的核心纽带。

领袖上,铁托无以伦比的个人威望,还有受到所有人尊重的情操,让国家有了定海神针。

政策上,曾经的南斯拉夫大力宣传“泛斯拉夫主义”,用民族源流起点的共同,强化了多民族国家的凝聚力。

原以无他,旗帜可以模糊民族、地缘和宗教的概念,领袖可以让人心凝聚,政策上的共同信仰缔造也能让多族群和谐。

这点上看,今日的美国就是如此,一个多元文化,多元民族的国度,还能维持稳定,最大的仰仗就是美国那全球第一的经济实力。

印度的特殊之处就在于,他的民族和语言,是全世界最纷繁复杂的,能捏合成一个国家简直是奇迹。

但美国从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的经济打压,让原本维持的稳定局面,因为经济环境恶化,还有外来地缘变动的影响,以及肉眼可见的宣传鼓动,泛起了波澜,随后有了不平等的出现。

跟苏联解体一样,财富创造的主体,塞尔维亚人会说,我创造得那么多,却要补贴其他民族这不公平。

进攻之后,曾经的信仰失去了依存的空间,曾经的联合体国家也失去了存续的根基。

美国和西方势力,纷纷借族群共识的名义,干涉帮助南联盟内部各个加盟共和国独立,试图阻止南斯拉夫中央政府派兵,进而让局势越来越恶化。

这一群独立浪潮,让欧洲出现了无数足球强国,也让中国足球队的国际排名不断下降。

干完这一切之后,美国和欧洲依旧不罢休,在南斯拉夫大分裂之后,还在1999年借助科索沃危机挑动了战争。

在北约强势空袭之下,南联盟被迫放弃了对于科索沃的干涉运动,南斯拉夫曾经的加盟共和国之中的最后一个黑山,也在这场战争之后,离开了南斯拉夫。

南斯拉夫曾经的强大和后续的落寞,都和冷战的进程,还有美国的战略需要有关。

曾经的冷战时代,美国需要南斯拉夫堵住苏联进入地中海的缺口,但冷战结束之后,特别是苏东剧变之后,这战略需要下降了。

这一切的发生,最早的因由就是,曾经的文明和基督教文明在这里争锋相对,进行了持续数百近千年的拉锯战。

到20世纪初的时候,曾经占据上风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彻底衰弱,西方开始了兴起。

这两股势力,是以中欧和西欧为代表的法兰克日耳曼系和以沙皇俄国为代表的斯拉夫系。

一战前接连两次的巴尔干战争,让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彻底退出了巴尔干,一众兴起的小国,都成了协约国和同盟国的小弟。

俄罗斯稍许好点,如果有一个足够强大的国家作为他的前沿战略缓冲,他们是乐见其成的。

欧洲开始了一体化,主导一体化的是法国和德国,他们超然的实力,足以让他们引领欧洲。

引领欧洲最终目的是统一欧洲,可一个人口2000多万,面积22万平方公里,还有不通信仰的大国,加入欧洲大家庭后,会不会动摇他们的影响力?

将南斯拉夫分裂成数块,然后在纳入欧洲体系之中,比一个联合体的国家要更好控制。

作为全球战略主导者,美国因为身处北美,如此遥远的地缘距离,让美国对于世界海洋要道的控制非常上心。

这交通要道的地缘优势,在和平时期是经济发展的关键,在地缘对手哪里,就是威胁。

这也是美国的惯用做派,用以色列遏制阿拉伯国家,让他们形成不了合力,就能稳固苏伊士运河通道的控制权。

肢解南斯拉夫也是如此,将巴尔干区域成型的强大实力拆分,大漂亮的地缘威胁也就消失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